當前位置 : 首頁 > 資訊 > 《耳洞》耳洞穿不通小妙招 第八章:反復 耳洞Twink

《耳洞》耳洞穿不通小妙招 第八章:反復 耳洞Twink

發布時間:2019-11-16 00:23:09編輯:百小白來源:小說作者:識雨清風 狀態:已完結

主角叫艾微,方云波的小說是《耳洞》,它的作者是識雨清風最新寫的一本青春校園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莫云臉上越來越明亮的笑容,艾微三人都已經看習慣了,本以為莫云和劉朝輝就會這樣一直下去了 然而,愛情的真面目就在于它轉瞬消弭再轉瞬降臨

耳洞

推薦指數:10分

《耳洞》在線閱讀

《耳洞》 免費試讀


莫云臉上越來越明亮的笑容,艾微三人都已經看習慣了,本以為莫云和劉朝輝就會這樣一直下去了.然而,愛情的真面目就在于它轉瞬消弭再轉瞬降臨的反反復復,新的角色新的橋段不斷的加入離開插播上演.原本期待"距離產生美"的遠距離戀愛的戀人們,往往會得到一種千篇一律的反面結果,那就是:距離產生了,美沒了.劉朝輝從始至終都沒有和他學校的女友攤牌,愛情的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一顆沙粒,尤其是在莫云的愛情世界里,要么就要全部,要么就全部不要.然而,十幾歲的小女生在愛情面前,尤其是在初戀面前總是有些難以割舍,日子在莫云的猶豫著分還是不分間滑了過去.而"五一"劉朝輝要來的消息又讓她期待起來.

五一節很快到來,天光明媚,師大的校園也終于不再是裸著黃土的荒地,樹木都長出了茂密的葉子,在五月的陽光下閃著生命的光澤.作為S216的成員,艾微三人都留校陪著莫云耐心地等待.劉朝輝遠從千里外的西南坐火車要第二天才到這里.1號一大早,莫云亮明快的聲音里帶著滿滿的期待和興奮,急切地和艾微她們討論著劉朝輝來了之后他們在哪里聚餐的問題.艾微很清楚,從心里接受一個人,才會期待把這個人帶進自己的朋友圈子.方云波并不看好這段遠距離的戀愛,尤其是劉朝輝在處理莫云和他同校女朋友之間的問題上拖泥帶水,優柔寡斷,這樣的人最終只會傷害兩個人.王玉瑤眼神里閃過的不贊同被莫云忽略過去.

"我們午飯就在湘菜館簡單地應付一下,讓劉朝輝在附近的招待所休息一下,晚上再去市內的7號餐廳用餐然后去餐廳頂樓KTV唱歌怎么樣?"莫云滿臉笑容地征詢艾微三人的意見.

"你決定就好,我們是蹭飯的燈泡,你可以完全無視,我不會介意的."艾微輕笑.

"是要介紹給你們認識,當然也希望你們能開心嘛."莫云嘟著小嘴.

方云波摸摸她的頭發,"你開心就好,我們一家的,不用顧忌太多."王玉瑤秉持著一貫的作風,只簡單地點頭對方云波表示贊同.

2號,晴,微風.十點一刻左右,莫云心心切切等待的劉朝輝終于到了,不高、纖瘦、白凈,白色的襯衫,磨洗白的牛仔褲和運動鞋,臉上沒什么肉,顯得五官有些單薄,骨節分明的手上提著一個簡單的背包.看見莫云他們臉上蕩開清淺的笑紋.艾微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這清淺的笑容背后仿佛帶著主人的某樣決定.因為離午飯時間尚早,幾人拿著兩副牌就坐在藝術樓架空層的草地上打牌,艾微對此毫無興趣,把位置讓給劉朝輝打.艾微就枕著方云波的腿躺在草地上假寐,不遠處練歌室的窗戶里飄出的若有若無的歌聲和琴房叮叮咚咚的樂聲此起彼伏,加上微風拂面,艾微有些昏昏欲睡.平時穿著的涼鞋就隨便地丟在一旁,光著腳丫子,交疊著雙腿,雙手搭在腰上,微波般的長發隨意散開在草地上.

方云波幾人見艾微似乎睡著了,便只默默地出牌,盡量降低聲響.艾微晚上總是睡不好,她們住一宿舍的,早有察覺.睡眠關系著一個人一天的精神狀態,對藝術系的女生來講尤其重要.因此,自從艾微找了份為一家雜志社畫插圖的兼職后,就辭了酒吧的兼職,努力調整作息時間,然而效果似乎比以前日夜顛倒的忙碌更差.尤其進入夏天,高溫天氣下難得好覺,加上食欲不振,艾微整日精神頹靡.日頭漸漸移到正中位置,方云波叫醒艾微,剛醒來的艾微,表情有些迷茫,看了看四周圍才想起來時間才中午,剛才好似睡過了一天的錯覺緩緩退去,眼睛里的光亮表示她已完全清醒.

湘菜館就在正校門馬路對面,艾微最喜歡一道用蘿卜丁、梅菜丁、榨菜丁加上辣椒丁和豆豉快炒而成的"外婆菜",簡單溫馨,帶著比其他菜色更多的煙火氣.

方云波問劉朝輝"喝酒么?"

劉朝輝點頭,但神色間明顯有些遲疑.

方云波當做沒看見,艾微一個勁地用勺子往飯碗里舀著那道切丁雜炒,王玉瑤優雅地喝著山藥排骨湯,莫云臉帶笑意毫不反對,甚至附和著說"今天高興,大家都喝點兒."

很快,服務員送上白酒,一人一杯,一杯大概三兩,52度,入口很沖,難以下喉,落到胃里似是吞了一團火下去.一口酒下去,激起了所有人的熱情,一個接一個站起來敬劉朝輝,劉朝輝明顯沒什么酒量卻來者不拒.方云波她們估摸著量,喝道半醉停了下來.一頓飯吃了一個半小時,走出餐館的時候,被熾白的日光一照,都有些醺然.方云波和王玉瑤扶著莫云一個打著傘走在前面,艾微看在莫云的面子上給微醉的劉朝輝打傘.艾微酒量還行,莫云酒量最差,另艾微刮目相看的是王玉瑤居然酒量不錯.

到校門口的時候,劉朝輝突然瘋了似的,沖前面的莫云喊"莫云,喝完這杯酒,我以后就不再欠你什么了."說完把手里帶著的三兩杯一口悶下去,隨即將杯子摔在地上.

艾微在后面看見莫云身體微顫,腳下頓了頓卻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艾微皺眉以不驚動前面三人的音量說"你TM瘋了么?你說不欠就不欠?!"

"我現在不這么做,只會讓她以后傷心."劉朝輝盯著前面人的背影,平淡的音調里說不出是惆悵還是釋懷.

"可你現在這么做,她此刻就在傷心."艾微面無表情,沒有看他,聲音平淡無波,其實心里已經很想動手揍這個該死的劉朝輝了.

S216都以為劉朝輝是來盡身為男朋友的本分看望莫云,卻都沒料到這小子居然是來借酒壯膽和莫云劃清界線的.莫云在宿舍哭得很傷心,哭到嗓子啞了才停下來.愛情是種折磨,甜蜜時總覺時間不夠,黏在一起多久都不厭煩,恨不能一夜白頭;失意時每分每秒都變得漫長難捱.短短幾個月,莫云的愛情就已謝幕,說出來難免令人傷感,但她們也都知道,隨著時間的過去,人總在想要忘記中記得更清楚,在念念不忘中忘得徹底.莫云的愛情也終將成為時間洪流里微不足道的一粒塵埃,更何況,除了愛情,人還有其他的情感牽絆甚至是新的愛情.

于S216除莫云外的三人來說劉朝輝只不過是個一面之緣而且還是惡緣的陌生人,自然也沒有提他的價值.他當天就坐上了回學校的火車,沒有和莫云再留下只言片語.

艾微看著眼前沉靜的幾人,開口道"既然都沒事,要不要去我以前兼職的酒吧看看?"于S216除莫云外的三人來說劉朝輝只不過是個一面之緣而且還是惡緣的陌生人,自然也沒有再提他的價值.

換了衣服,方云波三人跟著艾微走進"天園"的時候,酒吧才開始營業不久,坐在吧臺邊,里面的酒保沖艾微笑"Aivy,你來了?很久沒來了啊.這你朋友啊?"

艾微回以一笑"嗯,我同一宿舍的姐妹,好好照顧著,別讓我知道你欺負她們."回頭沖方云波三人介紹"這是Ken,要喝什么直接和他說.不過可別喝醉啊,我沒那力氣馱你們."

Ken熱情地沖方云波她們介紹"你們喝果汁還是酒?也有低度的果酒,要不要試試?"

"好,就低度的果酒吧,不容易醉."艾微贊同地道,莫云也許需要一醉,但醉在宿舍沒什么,醉在酒吧就不大妥當了.

Ken猛倒苦水"Aivy啊,你是不知道,你走了之后營業額損失了多少啊.你辭職這段時間我才發現你有好多粉絲啊,好多人都喜歡你調的酒啊.有一個客人每次來都指定要你調的深藍海洋和火焰玫瑰,我和他說沒有,他也不點其他的就走,每次都這樣,后來我直接告訴她你辭職了,他居然不再點酒,每次都點果汁."

艾微揚揚眉"今晚我們四個的消費你買單,我就幫你調今晚的酒."

"你搶錢的功夫真是爐火純青."譏嘲諷刺.

"謝謝."語氣真摯.

"我沒有稱贊你."咬牙切齒.

"那你請還是不請?"語帶威脅.

"請,當然請了.請美女喝酒是我的榮幸."瞬間狗腿.

走進吧臺,艾微熟練地將各種酒倒進調酒杯里,蓋上杯蓋.閃著銀光的酒杯就在靈活的手指旋轉起來,上下翻飛間,各種電視上才見過的花式在艾微做起來優美異常.

看著眼前的艾微,莫云目瞪口呆,仿佛不認識這個女子.從沒見過這樣的艾微,兩邊的頭發輕微攏起,用絲帶綁住,大大的銀質耳環和手腕間的銀質絞絲鐲子在以昏暗為背景的酒吧閃著星辰般的光芒,黑色的棉質背心外套著件牛仔馬甲,這樣的裝束在白天并不特別引人注目,然而在這昏暗的背景里卻顯得與周圍的氣氛特別契合.自信慵懶地調著酒的艾微如一團燃燒著的黑色火焰,散發著一種讓人沉迷的美麗.世人都愛光明,卻往往被黑暗誘惑,甚至在黑暗中沉淪,因為黑暗的世界里,未知的一切讓人不斷想探究里面的真相,然后在不知不覺中沉迷進去,丟失了自己尚不自知.

不過片刻功夫,將酒倒進透明的酒杯里,深藍的色澤如深邃的海洋一般,神秘惑人.王玉瑤摩挲著杯沿,將酒端到眼前對著閃爍的燈光瞇著眼睛看里面藍色的液體,而后一飲而盡.冰涼的液體順喉而下,胃里冰火相煎的感覺彷如心底里不能見光的秘密帶來的煎熬.

《耳洞》 精彩點評

瑕不掩瑜,個人仙草。從行文到劇情,乃至每一個原創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識度,作者(識雨清風)的文字功底扎實,腦洞精彩,設定完備,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識雨清風)。遺憾在于這《耳洞》基本打個沒停,而且主角(艾微,方云波)過了第一個副本基本無敵,融合了無限技能的打斗也沒有國術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審美疲勞。能調節一下多一點文戲就更好了。作者(識雨清風)某章文戲寫得很好,結果間貼自嘲說自己還是那個說不清楚話的文青,有點感慨,不知道這算作者(識雨清風)的悲哀還是我們讀者的悲哀。

耳洞

作者:識雨清風類型:青春校園狀態:已完結

瑕不掩瑜,個人仙草。從行文到劇情,乃至每一個原創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識度,作者(識雨清風)的文字功底扎實,腦洞精彩,設定完備,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識雨清風)。遺憾在于這《耳洞》基本打個沒停,而且主角(艾微,方云波)過了第一個副本基本無敵,融合了無限技能的打斗也沒有國術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審美疲勞。能調節一下多一點文戲就更好了。作者(識雨清風)某章文戲寫得很好,結果間貼自嘲說自己還是那個說不清楚話的文青,有點感慨,不知道這算作者(識雨清風)的悲哀還是我們讀者的悲哀。

小說詳情
天天麻将柳州版
南国七彩票论坛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07122 魔力宝贝封印抓什么赚钱 大象彩票2019年最新 微信红包打麻将下载 十一选五河北时时彩 多号注册手机赚钱软件犯法吗 捷报网足球即时倍率 小电商物流怎么赚钱 海洋剧场开奖数据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诀 美人鱼钱呐赚钱呐 分分彩走势图 赌博麻将游戏下载 德州棋牌现金版 四人麻将真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