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資訊 > 《耳洞》耳洞出血 第十八章:旅行 耳洞801

《耳洞》耳洞出血 第十八章:旅行 耳洞801

發布時間:2019-11-16 00:22:35編輯:百小白來源:小說作者:識雨清風 狀態:已完結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識雨清風原創小說《耳洞》,主角是艾微,方云波,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書中主要講述 進入大四,方云波準備考研,因為宿舍會定時熄燈,為了有更多的時間和自由,方云波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搬了出去 為了兼職方便,便也搬到了方云

耳洞

推薦指數:10分

《耳洞》在線閱讀

《耳洞》 免費試讀


進入大四,方云波準備考研,因為宿舍會定時熄燈,為了有更多的時間和自由,方云波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搬了出去.為了兼職方便,便也搬到了方云波租的房子里,偶爾有事的時候回宿舍,王玉瑤和莫云也偶爾出來到這個小屋里待著.王玉瑤對未來沒什么規劃,她什么都不想干,所以打算回家里的公司混日子,莫云打算找所中學教書,音樂作為副科,在中學混日子怎么都覺得愜意.

大四總有幾個必選項:實習、論文,然后是不定項:找工作、考研、考公務員.大四上學期就這樣忙忙碌碌渾渾噩噩地日子里過去,便到了大四下學期,此時,校園里明顯比之前空蕩很多,很多大四的學生已經離開了學校,或在社會上各處奔走尋找工作,或者已經在找好的位置上開始新的人生階段,除非必要是不會回學校的.

藝術系的更為忙碌些:音樂系的要辦音樂會、美術系的要辦畫展,因此,S216忙亂非常.

從秦教授那里接過畢業設計的課題,如果現在才開始準備畫展的事,時間很緊,好在平時作業有做一些多余的功課.離畫展的期限還有兩個月,對艾微和方云波來說時間還有剩余,只要再畫兩幅,然后從平時的作業中找幾幅湊一湊就夠了.畫展的時間和音樂會的時間很近,倒是莫云一直對于音樂會上的曲目猶豫不決.而王玉瑤,看似對什么都毫不在意,其實早已成足在胸.

艾微問方云波"還有兩個月,有什么打算?"

"得回家處理些事情.你呢,打算做什么?還去兼職?"

"我啊,還沒想好呢.莫云和玉瑤估計都得留在學校準備,兼職嘛,我打算先放一放,反正現在對我來講,錢多錢少沒多大差別."艾微有些懶懶的.

"要不就出去走走吧."方云波建議,眼里流露出的向往如掠過水面的風,過而無痕.

"嗯,也不錯.有什么好地方推薦推薦么?"艾微坐在桌子上,手上隨意地翻著一本服裝雜志.

"你一個人,就不要跑太遠的地方了.嗯......要不去京都吧,畢竟名氣最大的古建筑就在那兒,離這里也不是很遠,到時候回學校也不會不方便.或者蘇市也不錯,曉風拂堤,雖然這個時候去有點兒早,但那兒的園林建筑群不錯."方云波思索片刻回答.

"嗯."眼睛盯著雜志上的服裝圖片,艾微隨口問"有沒有不那么擁擠的地方?要有特色些的."

"湘城吧.那兒人少些,山明水秀,有個少數民族聚居地,或許值得去看看."方云波其實是不放心艾微一個人去旅行的,但她不能陪同艾微一起,家里還有些事情亟待她回去處理,所以,艾微要去旅行,她極力建議一些比較近的地方.

艾微眼神微亮,眼瞼的淚痣似乎也被點亮,嘴角揚起的笑紋藏盡多少風華.

她決定了,第一站就去湘城,于是在電腦上搜索湘城的地圖.

方云波見她似乎決定了地方,有些放下心來,出去打了個電話.再進來的時候艾微已經定好了投宿的客棧,回頭沖方云波笑著說"我決定啦,明天一早就去."

方云波有些意外"這么趕著做什么?"

艾微指著電腦上客棧掛的宣傳圖片"你看啊,太美了,我迫不及待想親眼看見它."

方云波看著面前眼睛閃亮笑容略顯稚氣的樣子,心下嘆口氣"再打個電話吧."沖艾微點點頭,"你覺得好就行,別把自己弄的太累了,出去是為了放松游玩的,又不像趕著交作業.我去打個電話,你好好看看有哪些景點."

"去吧去吧,現在才發現你有做大***潛質."艾微擺擺手,又把頭調過去盯著電腦.

方云波站到陽臺上,將連著宿舍的移動玻璃門關上,撥通秦教授的電話"教授,接下來兩個月的時間我不在學校,艾微也出去旅行,所以,畫展的事情估計等我們回來再討論吧."

秦教授有些意外"你不是和艾微一起?"

"不了,我家里還有事情需要回去處理."方云波看著遠方的天空,心下微沉.

"就艾微一個人?她跟團還是一個人去啊?這怎么讓人放心."

"她一個人,已經定了明天一早去湘城的票."方云波笑得有些詭異,魚餌已經放下了,就看對方咬不咬鉤了,"不放心也不行啊,我們不可能時刻跟在她身邊.總有一天她得自己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

"這,我知道了."秦教授說完掛斷電話,急切地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方云波嘴角的梨渦格外魅人,眼睛里閃過滿意的笑意.秦教授不負所望啊.

坐火車到湘城只要四個小時,艾微定的是直達火車硬座.背著一個簡單的背包,手里提著方云波、莫云、王玉瑤給她準備的零食,艾微很輕松地上了車,找到座位坐下,把包放到靠內側的位置上.因為不是高峰期,這個時節出門人比較少,車廂里還有很多空的座位,顯得有些空蕩蕩的.艾微撐著下巴望著窗外,火車還沒開動,只能看看有限的天空.有些無聊,艾微就有些神游起來,隨即她意識到她又犯呆了,甩甩頭,將腦子里的思緒甩開,眼神復又漸漸回復清亮.

轟隆隆的聲音中,漸漸離開這座呆了三年多的城.因為忙碌,直到此時,艾微才能大概地一窺這座城市的相貌.蜿蜒的軌道逐漸繞到城市外延,視野頓時空曠起來,高樓林立的城市被蜿蜒的鐵軌輕柔環抱,藍天高遠、空氣清新,讓人覺得心胸一放,呼吸順暢了很多.

不是沒做過火車,只是從來都沒注意過火車外一路的風景.艾微像個初次出門的孩子,對外面飛速掠過的青山、綠水、瓦舍、稻田充滿了好奇.她貪婪地睜大雙眼,一眼不錯地看著,將一路的風景收到心里,然后在心里細細地描繪.

到達湘城的時候才中午,走出車站,艾微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邊吃著手里的零食,一邊細細打量周圍,這里的空氣里莫名地透著一股子安靜的氣息.不是說它讓人少,而是空氣中漾著波動相較起南市來說緩和很多,讓人心態沒有那么緊繃.打車到達自己預訂的客棧,將行李放下走出門閑逛,這里的一切都如此安好,輕風中微微招搖的旗幟、一串串的紅燈籠、墨色的字跡、木質的樓閣、清澈的溪水以及站在水中擔起連接河水兩岸的木板橋,一切都顯得寧謐安和,仿佛能安人心的靜.艾微從心底里喜歡這里.

付方遠站在橋的這端看著站在木板橋上伸展了雙臂朝著清澈的河水微笑著的艾微,心底里柔軟的情緒上涌.這樣子的艾微,沒有壓力,沒有負擔,沒有憤恨、矛盾,只靜靜的如任何一個古典傳統的女子.付方遠很想將她輕輕擁如懷里,給她一片安和寧靜的天地.但,他很清楚,對艾微來講,見過幾次面而已,根本還算不上認識,她還遠沒有把他放進自己的世界里,而沒有進入她的世界,就根本不可能有機會進入她的內心.付方遠很清楚這點,對于艾微,必須潛移默化,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他有的是耐心等待.

三天來,艾微總在外面,她不停地拍照,仿佛想將這整個寧謐的世界帶走,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她興致盎然地看苗家女子織布、看農家大叔制作姜糖、留戀著每道家常菜的味道.

她這樣急匆匆的走過每個角落,一步不停,三天后,又踏上了前往京都的火車.

走出火車站,面前的又是另外一個世界.古典的文化氣息和現代的科技文化氣息交融在一起,坐落在高樓大廈間的古老建筑仿佛蒙塵的明珠,每個古老的巷子里都能聞見古老的氣息,帶著輕微的潮濕和霉味.穿梭在各個巷子,走進各個老房子,撫摸過筆挺高直的樹木,背靠過厚重的青磚墻,艾微走進這個城市的另一半靈魂.這里是京都,繁華寬闊卻又復雜擁堵的交通、特別高的樓、發達的電訊科技提醒著艾微.艾微差點兒就在這復雜的立交橋上下迷路.

立交橋下,有一個褐色頭發碧綠眼眸的外國人,抱著把吉他靠著水泥柱子唱歌.艾微聽懂了他唱的是首英文歌,叫《withoutyou》.艾微閉著眼睛細細地聽,有些陶醉在這優美的旋律里.歌聲頓了頓,然后換了聲調,唱出來的雖然曲調相同,卻不是英文.艾微睜開眼,看見面前彈琴的換了個人,那個褐色頭發碧綠眼眸的外國人微笑地站在一旁聆聽.艾微記得他,秦老頭的熟人,叫付方遠的.聽他唱歌,才真正覺得他的嗓音真好.

Me-dijiste-que-te-ibasy-tus-labios-sonreianmas-tus-ojos–eran-trozos–del-dolorno-quise-hablarsólo-al-final-te-dije-adióssólo-adiósYo–no-sé-si-fue-el-orgulloo-a–que-cosa-lo-atribuyote-deje-partir–sintiendo-tanto-amorTal–vez-hacia-falta-sólo-unpor-favor,-detente-am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tengo-val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se-ni-quien-soyDesde-el–dia-que-te-fuistetengo-el-alma-más-que-tristey-manana-sé-muy-bien-va–a-ser-peorcomo–olvidar-ese-mirar-desoladorqueda-am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tengo-val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se-ni-quien-soyno-se,no-tengo-val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tengo-valorno-se–vivir-sino-es-contigono-se,no-tengo-valor

付方遠唱的是西班牙語,艾微聽不懂,他才無所顧忌,不用擔心艾微知道他的心意而斷然將他排斥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聽不懂的歌詞里情深繾綣,艾微聽得入神,只覺得那低徊的歌聲在汽車溜溜的轟鳴里蜿蜒而過,就那么裊裊娜娜地展示著歌詞里的風情,然后細細地鉆進耳朵里,纏繞心懷.

歌聲停息,艾微仍然沉浸在歌聲的余韻里.醒過神來,她沖付飯遠點頭笑笑,微微沖外國歌者欠身行李致謝,然后轉身離開.不是不懂付方遠的用意,只是,于她而言,她私心里更希望在這里遇上付方遠只是一個巧合,內心深處有什么阻止自己深究下去.愛情于人,就好像圣誕樹上琳瑯的裝飾品對樹而言,有或沒有,毫無關礙.有,也只是錦上添花;沒有,不會使它變成別的樹或別的東西.經過這么些年的曲折,艾微始終想不通為什

《耳洞》 精彩點評

瑕不掩瑜,個人仙草。從行文到劇情,乃至每一個原創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識度,作者(識雨清風)的文字功底扎實,腦洞精彩,設定完備,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識雨清風)。遺憾在于這《耳洞》基本打個沒停,而且主角(艾微,方云波)過了第一個副本基本無敵,融合了無限技能的打斗也沒有國術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審美疲勞。能調節一下多一點文戲就更好了。作者(識雨清風)某章文戲寫得很好,結果間貼自嘲說自己還是那個說不清楚話的文青,有點感慨,不知道這算作者(識雨清風)的悲哀還是我們讀者的悲哀。

耳洞

作者:識雨清風類型:青春校園狀態:已完結

瑕不掩瑜,個人仙草。從行文到劇情,乃至每一個原創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識度,作者(識雨清風)的文字功底扎實,腦洞精彩,設定完備,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識雨清風)。遺憾在于這《耳洞》基本打個沒停,而且主角(艾微,方云波)過了第一個副本基本無敵,融合了無限技能的打斗也沒有國術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審美疲勞。能調節一下多一點文戲就更好了。作者(識雨清風)某章文戲寫得很好,結果間貼自嘲說自己還是那個說不清楚話的文青,有點感慨,不知道這算作者(識雨清風)的悲哀還是我們讀者的悲哀。

小說詳情
天天麻将柳州版
棋牌通比牛牛 出来售楼还有什么工作赚钱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汽车小卖部卖什么赚钱 现在做多肉种植还赚钱吗 急速赛车6 单机二人打麻将大全 新扩区卖什么赚钱 股票指数代码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彩开奖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138 (混合过关)竞彩奖金计算器 为了赚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qq麻将十三幺 浙江省福利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