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書庫 > 《耳洞》耳洞那一捏硬感覺有個疙瘩 字母文 耳洞小說在線試讀

更新時間:2019-11-16 00:22:25

《耳洞》耳洞那一捏硬感覺有個疙瘩 字母文 耳洞小說在線試讀 已完結

《耳洞》

來源: 作者:識雨清風 分類:青春校園 主角:艾微,方云波

獨家完整版小說《耳洞》是識雨清風最新寫的一本青春校園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艾微,方云波,書中主要講述了: 從外面廣闊的天地,重新回到這座待了近四年的城,艾微有些不適應,好似生存的空間突然由那么大變成了原來的十分之一不到的憋悶 方云波還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從外面廣闊的天地,重新回到這座待了近四年的城,艾微有些不適應,好似生存的空間突然由那么大變成了原來的十分之一不到的憋悶.

方云波還沒有回來,王玉瑤和莫云依舊每天緊鑼密鼓地準備音樂會的事情,據說學校這次相當重視,請來充當客座評委里的歷屆師大畢業中精英中的精英,其中有知名音樂學院的教授、業內專職音評、娛樂傳媒代表.這次畢業會演中表現最優秀的學生,學校會向交流學校做推薦,公費派遣出國深造.王玉瑤和莫云都有自己的未來規劃,倒也不是太看重這個深造的機會,但既然被選入會演,自然不能讓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折了面子,自己折了面子事小,折了S216的面子事大.艾微真情表示她們之所以會忙成這樣,自己完全是無辜被拖進水的路人.

艾微將旅途中拍下的照片一一洗出來,打算選出幾張放大,用不同的表現手法畫下來,作為參展作品.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畢業前的重頭戲就要開始,方云波總算趕回了學校,精致的五官,眉間的英氣被一絲難掩的倦怠代替,清澈的眼眸深處的暗色給一向淡雅溫和的氣質平添了一種難掩的危險卻又吸引著人靠近.她看了看艾微眉目間的舒展豁達,將心里厭煩的事情拋開一邊,掩下眸中的暗色,沖艾微笑得清朗"看來,旅途很愉快?"

艾微嘴角上揚,露出八顆細白的牙齒,眼睛彎彎,眸色明亮,聲音輕快,毫不掩飾自己對這趟旅途的滿意和愉悅的心情"是啊,去了湘城、京都和蒙古草原,風景都是獨好的.尤其是草原,我還在草原上騎馬了,啊,你不知道,烤羊肉配馬奶酒好好吃啊,酥油茶也風味醇厚."說完還好似在回味那個味道,眸里閃著的全是意猶未盡的光.

方云波眼眸略深"還跑去草原上上了啊,怎么跑了這么遠?"

"啊,這個是那個付方遠推薦的,你還記得么,就是那個秦老頭的熟人,好似還很出名的?"艾微一邊整理桌上凌亂的照片一邊挑出幾張遞給方云波看.

方云波接過相片,揚了揚眉,回答得有些漫不經心"啊,記得."

"你要不要從這里選幾張畫下來拿去參展?"艾微聽她語氣,有些疑惑地問方云波.

"不用了,時間太緊了,現在開始畫也來不及,我打算從以前的作業里挑幾張參展."方云波好像想著別的事情,不甚在意地回答.

艾微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家里的事情很麻煩嗎?"

方云波聽的她問,怔了下,抬起盯著照片的眼皮看艾微一眼很快又掩下來"沒什么大事,就是耗費些時間罷了."

艾微見她不怎么想說,也就不再追問.

方云波盯著相片中艾微毫無顧忌、輕松快意的笑臉,襯著背后一望無際的草原和遼遠的藍天,心里好似一塊懸空已久的石頭落了地,想到付方遠,心里抹過一絲復雜.

被選入參加音樂會演的學生都是音樂系綜合成績排在前十的學生,王玉瑤和莫云赫然在列,這都得益于S216除了專業外刻苦努力拼文化成績的結果.一個優秀的藝術生應該在表演上有天分,理論文化成績也必須是優秀的.音樂會演實行單人表演和雙人合作表演,每個被選入參加音樂會的學生首先要進行個人表演,然后從其他表演者中選擇一個進行合作,這兩項成績的綜合排名才是這次音樂會演的最終結果.對于個人表演,王玉瑤和莫云都很有信心,而合作表演的部分,她們相互選擇了對方,畢竟,一起生了了近四年,默契總是比其他人要強些.

音樂會演就在藝術樓頂樓的大禮堂舉行,事先已經安排了大一的師弟師妹們布置會場.整個禮堂除了表演臺,空余的地方擺滿了椅子并劃分成三個區域,中間第一、第二排的位置是評委和教職工席位,后面是藝術系學生的位置,左右兩邊的部分是為其他院系的學生和親屬好友等來觀看的社會人士安排的位置.

上午八點半,音樂系特有的"鐺鐺鐺"的鐘聲響起,觀看的人陸續進入會場.九點,整個會場厚重的窗簾"刷"地掩蓋下來,整片密閉的空間里頓時陷入黑暗之中,靜謐的空間里都能清楚地聽見天花板上排氣扇轉動的聲音和自己的呼吸聲.一片燈光噌地在前排亮起,照著表演臺的正中.隨著電子報幕的聲音落下,一個手持長笛的男生緩步走到燈光下,筆挺黑色的燕尾服襯得人修長挺直.沒了莫云在身邊進行現場播報,艾微和方云波都有些茫然.現場抽簽決定的出場順序,看來這個男生顯然運氣有些欠佳.第一個人的表演往往影響著聽眾對整個音樂會表演水平的直觀評價,所以,作為第一個,通常承擔的壓力要比其他表演者大些.

笛子是中國古典管樂樂器中的代表之一,對表演者的身體素質要求比較高,管越長,音越低,需要的氣息就更長,這是艾微對長笛這一樂器的唯一認識.輔助樂器是小提琴,當琴聲將斷未斷,長笛特有的音質隨即加入.不像簫管的凄婉纏綿,不如短笛的輕快亮麗,艾微想,這種樂器就像提琴中的中提琴,低調,但在樂團演奏中是不可缺少的承接高音和低音的橋梁.艾微在黑暗中看不見方云波的表情,感覺這個人坐在自己身邊,可心卻已不知道飄到了遙遠的何處.總覺得方云波這次從家里回來,心思就經常處于一種飄忽的狀態,讓人摸不著頭腦.

第二個上臺表演的是王玉瑤,一身曳地鵝黃色單肩晚禮服,柔和了原本清冷的面容,優雅地沖觀眾席一鞠躬,然后聘婷走到鋼琴前坐下."叮叮"的聲音響起,艾微好似聽到了泉水滴答滴答滴下來砸在池邊潮濕的巖石上.這是李斯特的《泉水》,艾微以前經過音像店的時候聽過,覺得美麗非常,還特地跑進音像店問了這首鋼琴曲的名字.現在由王玉瑤演奏出來,那泠泠的清泉聲中似乎又摻了些冷意,但卻異常地讓人覺得柔軟.隨著樂曲的遞進,艾微仿佛看見一彎清泉滴滴答答有節奏地滴在水池邊的巖石上,濺起如珠般的碎玉,映著太陽光線變成一顆顆七彩的寶石,令人心生愉悅.那泉水滴入池子里緩緩蜿蜒出去,轉而變成激流,撞上黑色潮濕的石頭,碎成千萬,然后又在和緩處匯聚.起初情感并不強烈,而是細膩如化雨春風潤物無聲,然后濃郁激烈,帶著不顧一切的執拗,頭破血流.這樣的王玉瑤讓艾微震驚,無論是細膩溫潤的王玉瑤還是激烈不顧一切的王玉瑤,都讓艾微陌生,但她有依稀覺得這樣的王玉瑤才應該是王玉瑤,這個冰冷的王玉瑤不過是層保護自己的外衣,那么,是什么人,讓她有了情緒卻又讓她戴上了冰冷的面具?

在艾微的沉思中,樂器演奏的單人表演到了尾聲,下面是聲樂系的個人表演.

莫云這個平日跳脫的女孩子今天居然表現得很是沉得住氣,一身粉色及膝蓬蓬綢緞禮服,配著銀色的高跟鞋,款款走到舞臺中央.隨著配樂漸歇,空靈的聲音裊裊傳入眾人的耳膜,艾微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莫云空靈高亢的歌聲里的東西是什么?艾微有些茫然又有些傷心,但她沉默地接受,既然已經將她們放到了心底,就不應該去追究她們的從前,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朋友應該做的.就像一首歌唱的"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想隱藏,卻欲蓋彌彰;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想隱藏,卻在生長",或許將來,一切都想隱藏卻已隱藏不了的時候,她終會明白她們之間所有的一切,并為之付出自己完全的真心相互扶持.

隨著莫云的歌聲停歇,觀眾席掌聲雷動,艾微被這熱烈的掌聲驚醒,忽然覺得臉上冰涼冰涼,伸手一摸,竟是已然涼透的淚.

音樂會演一周后就是師大04級畢業生畫展.艾微看了看方云波,皺了皺眉,卻終究是什么都沒說出口.畢竟方云波自己已經作了決定,作為朋友,可以關心,但不能干預.干預了,就表示你對她能力的不信任,而作為朋友,可以給建議做客觀評價,不能干預她按自由意志做出自己認為對的選擇,而你,只需要支持她的選擇就好,再她失意的時候給她安慰和必要的幫助,這是作為一個真正的朋友的關心.

會展這天,原本作為校園文化集中營的宣傳欄里全換上了各個繪畫專業學生的作品,擺在第一位的是方云波的作品,青翠的森林,金色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來,葉片和草地上的露珠反射著碎鉆一般的光芒,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攜手走在延伸到深處的小路上,路的兩邊開滿了白色的雛菊、紫色的蒲公英,微微揚起的發梢和衣角、草木輕微的斜度,仿佛迎面吹來微風,干凈的畫風,清新的顏色,像一個孩子時期的夢.

艾微幾人站在畫前已經盯著看了半晌,莫云眼神發直,嘴里喃喃道"云波的畫好美啊~"

艾微和王玉瑤點頭附和,任何人看了這樣的畫都會覺得作畫的人有顆水晶般澄澈的心.

好的作品不是沒有,可方云波的畫卻是在眾多作品中顯得那么顯眼,一眼便能讓人心神迷醉.讓人一眼便抓住視線的,還有艾微的.幾張作品一字排開,濃重的筆墨,絢爛的色彩,張揚而熱烈,熱烈到讓人絕望地燃燒,化成灰燼.

莫云摸了摸自己心的位置"小微,為什么明明看起來那么美麗熱烈的色彩,卻讓人心里那么難受?"

艾微盯著自己以前的畫,"我看著也難受......"她有些愣神,撫了撫自己的心.

"看后面的吧."王玉瑤清冷的聲音里有些微的壓抑低沉,"這些早期的以后還是收起來吧."天天看著容易讓人精神病.之后的畫感覺和之前的不同,明明是一樣熱烈的色彩,重重疊疊,卻讓人覺得像冬天里捧著的手爐,燙手卻也覺得溫暖.

"小微,小微,你看那個人,是那個付方遠."莫云小八卦精神冒出來,那邊付方遠正和秦教授還有另外兩個五十多歲的人站

精彩評論:

瑕不掩瑜,個人仙草。從行文到劇情,乃至每一個原創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識度,作者(識雨清風)的文字功底扎實,腦洞精彩,設定完備,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識雨清風)。遺憾在于這《耳洞》基本打個沒停,而且主角(艾微,方云波)過了第一個副本基本無敵,融合了無限技能的打斗也沒有國術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審美疲勞。能調節一下多一點文戲就更好了。作者(識雨清風)某章文戲寫得很好,結果間貼自嘲說自己還是那個說不清楚話的文青,有點感慨,不知道這算作者(識雨清風)的悲哀還是我們讀者的悲哀。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天天麻将柳州版
彩票软件 建筑证挂靠赚钱攻略 吉林麻将规则 生产什么的鞋子赚钱 qq宠物捕鱼达人辅助 街拍论坛投稿赚钱 电竞都玩什么游戏 连环夺宝电子游戏 新疆25选7最近开奖结果 体坛网七乐彩走势图 分分彩漏洞获利2000万 开山庄农家乐赚钱嘛 比修车更赚钱的工作有什么 斗地主真人版 以太币分析 下载全民捕鱼赢话费